示例图片二

一场守护“娘家”的“战事”:华科校友援鄂抗疫

2020-02-09 01:18:48 体育直播无插件 已读

  “只要一线物资不够,我们就会继续。最近这两天,我们北京校友会还收到了几笔大额捐款,而且我们国外的校友目前也正在为购买全球物资而奔走。”亓飞对记者表示。

  “没有,(战疫)还没结束呢。”这是记者从多名华科校友处得到的答案。

  这场气氛异常紧张的会议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周锋发言的主题只有一个:疫情严峻,湖北省和武汉市多家医院医疗物资告急,紧急关头,作为华科人,驰援湖北,义不容辞。这一倡导很快得到了参会人员的响应。

  而这也成为华科校友此次驰援的初衷。“此时,相信所有华科学子,都心系武汉,惦记着我们的师友同学,尤其是奋战在一线的华科人!母校附属医院在这次疫情抗争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此刻,医护人员在一线奋战,却面临着防护物资严重短缺的问题,想着医护人员都没办法保障自身安全,我们无法心安。”1月24日18时55分,华科上海校友会在其公众号上首篇募捐文章中如此写道。并称,对于募捐的物资和款项,其会提交给校友总会统一安排发送到华科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儿童医院、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

  此时,身在全球各地的华科校友也在积极行动。华科北京校友会副秘书长谈慧玲对记者表示,由于其家人在湖北一线医院工作,在疫情大范围扩散之前,已通过家人了解到一线医护人员各类物资紧缺的情况,并开始在身边的朋友里,寻找获取物资的渠道。1月21日,她获悉,德国校友会计划采购一批价值约100万元的医疗物资,采购进入谈判阶段,尚未解决资金问题。

  “采购难,物流更难。当初我没有想过这么艰难,真的是非常非常艰难。”当回顾起自支援行动开始至今这十多天的经历感触时,作为华科上海校友会的发起人,周锋如是向记者感慨。

  这样的做法不难理解。周锋向记者表示,与资金相比,一线医护人员更需要物资。所以在支援行动伊始,华科校友就与湖北的各个医院直接对接,了解到一线最真实的情况及需求。”这样我们在物资采购方面就有的放矢了,可以随时调整采购方向和重点。从支援行动第一天起,我们的物资就直接送往一线科室手中。”

  “战疫”仍在继续

  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

  情急之下,为了能争取到这批物资,德国华科校友打了无数通电话,在没有任何预约下直赴该供应商工厂,斡旋数小时之后启动第二轮谈判……最终该供应商同意按原计划提供这批价值34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260万元的医疗物资。德国时间1月27日上午11点(北京时间1月27日下午17点)取货成功,当日晚上19点左右(北京时间1月28日凌晨2点)该批医护物资顺利送达法兰克福机场,北京时间1月29日上午10点该批物资到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当日搭乘EMS专机抵达武汉。北京时间1月30日凌晨由湖北邮政各分公司分发直接送抵一线医院。从1月27日从供应商仓库启运,到1月30日到达一线医院,仅仅过去了70多个小时。

  物资直送一线科室

  实际上,自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全面爆发后,散布在全球各地、曾经在湖北求学的华科校友们纷纷地投入到这场援鄂抗疫的“战斗”中。2月6日晚间,负责信息沟通的华科校友亓飞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截至当日,华科北京校友会募捐的款项已超预期。此外,除来自日本、澳大利亚、法国等国的物资还在运输途中,一批价值近300万元,从德国法兰克福发出的25000套防护服、240000副口罩以及4000个护目镜等医疗物资已相继抵达国内,这批物资的捐赠范围将覆盖湖北16个地市相关医院的117个科室。

  与周锋的工作状态类似,黄道荣也是在1月23日这一天加入到此次行动中的,在负责综合协调的同时,他还统筹跟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家的国际采购。

  据亓飞介绍,目前华科校友正在接触一家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生产type3B防护服的工厂。据华科北京校友会官微2月7日消息,上述工厂每天可生产量1.5万套type3B防护服,若生产线全包,3天后可日产4万件。

  或与资金支援疫区的方式有所不同,向定点医院捐赠定向医疗物资才是这一民间力量的终极目标。记者从多名华科校友处得到证实,除了募集到的医疗物资外,其募集的款项均用来购买医疗物资驰援湖北疫区的医院。

  “空旷的街巷,沉寂的屋宇,纵横参差,依旧是家。终有一日,她会推枕而起,梳妆打扮,迎来送往,笑颜如花。”2月5日凌晨,有华科校友在武汉封城两周之际写下上述诗句。

  “时差完全颠倒了,最近都是凌晨两三点才睡觉,目前我们的采购主要偏向比如美国、澳洲、俄罗斯、乌克兰等地的全球采购,国内物资基本上买不到了,临近的日韩也差不多了。”2月6日下午,声音中透露着疲惫的黄道荣向记者介绍道。

  自春节前夕疫情爆发后,各省市相继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同时,武汉市的交通管制再升级,飞机、火车、高铁的运输方式均不可行,物资运输难度大大增加。

  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宣布“封城”。也是自这一天开始,湖北省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下称“华科协和医院”)、湖北省儿童医疗中心、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等多家医院相继发出公告,向社会各界征集护目镜、N95口罩、外科口罩等捐赠防护物资。

  或许没有人会料到,有着“千湖之省”美誉的湖北有一天会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被“守护”。

  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找到合格的物资只是其中一道难关,如何快速生成订单,完成发货才是后续关键。据一位华科校友讲述,购买上述德国物资就经历了几个惊心动魄的昼夜。1月25日早晨,以疫情蔓延,物资留给本国的防疫部门为由,德国供应商突然变卦,临时取消了华科德国校友本与其在两天前谈妥的订单。

  全球校友积极联动

责任编辑:陈修龙

—— / 疫情专题推荐 / ——

]article_adlist-->在武汉,这支民间队伍为医护人员提供11857间房,如今他们要撑不住了……

]article_adlist-->网络直播造“神山”!借鉴“小汤山”模式,武汉战疫情稳心神

]article_adlist-->日最大产能2000万只,我们到底为什么还缺口罩?

]article_adlist-->来,跟记者看河南开封的“硬核”防疫

]article_adlist-->“我们小区被封了……”疫情当下,“蜗居”不易,返程也难

]article_adlist-->不能去洗浴中心“文艺复兴”了,还有主播“喊麦”陪你过年

]article_adlist-->襄阳火车站关闭,湖北省最后一个地级市“封城”

]article_adlist-->信阳,一个武汉周边城市的疫情防控实景

]article_adlist-->湖北荆门火车站于大年初一12时封站

]article_adlist-->4096名武汉游客仍在境外,他们在哪里,又该如何归乡?

]article_adlist-->全员上线!疫情笼罩下的春节,OTA平台客服进入鏖战时刻

]article_adlist-->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国际金融报,点击“阅读原文”或访问yuanben.io查询【2TV65GUZ】获取授权

]article_adlist-->

  “有预想过这次支援行动的时长吗?”

  2月6日,据负责采购等综合协调工作的华科校友黄道荣向记者介绍,采购物资过程中突发情况时常发生。“之前我们在美国谈妥了一批物资,已经敲定订单换好美元准备付款了,但临时被供应商通知货物被其他人抢走,订单被迫取消。此外,英国、澳洲都有碰到过(采购失败的情况)。”

  “得到上述消息后,我立即联系上华科北京校友会会长张斌以及秘书长刘超,商讨在北京校友会内发起筹款,解决德国校友会的资金问题,迅速拿下这批物资捐给国内急需物资的一线医院。”谈慧玲称。

  这显然并非易事,问题也是一个接着一个,首先便是寻找到合格的物资。一方面,医院求助及物资供应信息众多,真假难辨,甄别与核实信息需要时间。另一方面,各大医院紧缺的医疗器械不尽相同,市面销售的物资质量也参差不齐,这更加剧了采购合格的难度。

  1月23日,腊月二十九,正在珠海长隆陪家人度假的华中科技大学(下称“华科”)校友秦向南突然被通知参加一个紧急电话会议。会议的召集人是华科上海校友会会长周锋,除秦向南之外,还有近20名华科上海校友会骨干也受邀参加。

  根据华科上海校友会公布的相关数据,仅1月25日(大年初一)这一天,上海校友就联系了11家定点支援的湖北医院,并明确其中6家医院为上海校友会第1批支援的医院(武汉市内一家,其余为湖北省内的其他地市医院)。

  记者 马云飞

  实际上,在物资跨国运输过程中,像上述那批德国物资从国外供应商仓库启运至湖北一线医院,历时仅70余小时的“奇迹速度”并不多见。黄道荣称,物资出入境清关有许多复杂的手续要办理,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而且即使物资达到国内,如何快速将物资送到湖北一线医护人员的手中又成了面临的新考验。

  据一位上海华科校友向记者介绍,2月1日,上海校友会一批支援湖北的6.5万副一次性医用橡胶手套需由上海运往南京仓库分包,为了应对严格的交通管制,这一百多箱货可谓“货在囧途”:先由沪牌货车运至浙江地界,又换上一辆浙江牌照货车继续前行,最后再换成江苏牌货车,物流司机在提心吊胆开了一整夜后,终于到达南京仓库。最终在相关政府及EMS的驰援下,这批物资最终于2月2日晚间离开南京,送达武汉同济医院、协和医院及周边宜昌、襄阳、黄冈等十家定点医院。

  会议结束后,一个名为“支援湖北—华中科大上海校友会在行动”的微信群随之建立,这支初始成员不足20个人的队伍任务随即明确:成立志愿者团队、启动募捐与采购行动。

  “所以我们直接设立了一个医学专家团队,由同济医学分会的校友在专业上把关,这些校友对于采购什么样的防护用品更了解,为我们更快得匹配到合格物资省了不少事。”周锋称。

  自1月23日正式开始行动至今,华科校友的援鄂行动已经持续了半月有余。据目前公开数据,截至2月6日下午,北京校友会累积收到个人捐款620余万元,加上校友企业通过校友旗下的一家基金会捐赠的400万元,合计超过1000万元;上海校友会收到捐款291万元,接收到上海校友会捐赠物资的湖北省内医院总数达55家,还有某企业捐赠的200万资金正在落实购买物资中;截至2月5日,法国校友会已累计捐款14.0339万欧元,西雅图校友会支援的飞利浦呼吸机以及口罩等两批物资已于同日送达武汉。

  不过,根据多名华科校友采购经历看来,相比于前期而言,如今海外采购物资的压力越来越大,除了各国往返中国航班在减少,国际运输费用高企之外,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国外供应商在物资出口方面已趋向保守,偏向将物资留存给本国。

  2月7日晚间,华科北京校友会在一份资料上写道:“截至目前,仅武汉市即先后设置了五批定点医院,总计将提供超过1.2万张床位。但因缺乏医疗物资等原因,全数投入使用还需要一个过程,短时间内一线医疗物资仍旧紧缺。包括武汉在内的湖北各地市州各级医院的求助电话仍旧在不停打来。”

  亓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起初这场募捐并没有确切的计划,只是单纯想帮德国校友尽快募集到100万元把物资买下来。“没想到雪球越滚越大,所以最终形成了北京校友会主要负责募集资金,德国校友会、北美校友会等国外校友负责物资采购这么一个局面,基本上是全球20多个校友会一起联动在做这件事。”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自支援行动正式启动以来,医疗物资的每一个购买订单,捐赠的每一家定向医院以及物流的每一个步骤,华科校友都会建立一个微信群来运营。在周锋的微信群中,像这样的群多达30多个,这些群大多数以不同国家、具体物资以及对应医院来命名。作为华科上海校友会的总指挥,目前正身处澳大利亚的周锋每天需要处理大量的信息,微信消息闪烁不停:各个地区的采购协调,物流的最新进展、定点医院的物资分配以及与校友总会的及时沟通等。

  为此,数十名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华科校友还架构起了“战时”组织,按照工作需要,采购小组、物流小组、财务小组、法律小组、信息小组等迅速组织起来。从武汉封城之日当天开始,这些小组每天几乎24小时在线,联系湖北省各大医院的一个又一个需求,对接各类物资采购、物流、分发,然后在公众号上向捐赠者公开所有物资采购清单,以及相关物资的去向……

  自1月25日(大年初一)开始,国内华科校友捐赠的医疗物资相继抵达华科同济医院、华科协和医院等医院。1月30日,华科校友驰援疫区的第一批国外物资也抵达湖北临床一线。

  1月24日17时41分,华科北京校友会在其官微上首次表态:截止到1月31日募集资金100万元。截至1月26日早上8点,募捐金额已达246.3078万元。